高质量发展引领疫后国内经济复苏  动能转换扩内需稳增长可期
 “ 由胀到滞 ”海内外经济周期错位  地缘政治不确定性扰动犹在
导读

        无论是从供需基本面,还是从地缘政治因素来看,2023年仍将是各类大宗商品市场继续调整的一年,未来大宗商品的库存、供需和价格将达到新的更加可持续的平衡。
        国内方面,防疫政策优化已经打开国内经济重启的第一道闸门,未来一揽子经济刺激政策值得期待。高质量发展将引领疫后国内经济复苏。从货币流动性-库存周期和国内房地产周期等周期视角来看,在2023年年中左右我们或许可以看到国内大宗商品需求显著回升。经济动能转换后内需成为稳增长的主要抓手,靠内需驱动的商品表现或强于靠外需驱动的商品。
        海外方面,海外经济衰退正逐渐成为市场关注的主要风险,“由胀到滞”对商品需求的影响会日益显现。需求疲软,以及高利率状态下经济减速或衰退会对商品价格形成更强的价格压制。
        不确定性可能仍然是2023年大宗商品市场讨论的主要话题之一。地缘政治危机没有结束,美国工资-通胀螺旋还会持续较长时间等,这些不确定性叠加都将会影响商品价格。比如,虽然市场一般认为2023年原油价格将低于2022年的平均价格,但西方针对俄罗斯石油出口的制裁等带来的政策不确定性或将是影响2023年石油供应的最大因素。
        2023年,不同大宗商品价格表现将继续分化。受地缘政治等因素的冲击,能源供给恢复偏慢,能源商品价格仍存在一定的支撑。各类商品对经济周期的敏感度不同也会造成商品价格表现不同。海内外经济周期错位,“西边不亮东边亮”:中国经济将企稳回升,而欧美等发达经济体或将进入衰退周期,这将使得定价权分属国内和国外的金属工业品的价格表现出现分化。

国内经济
国内经济形势及展望
国内宏观政策
国内经济数据
GDP

2022年,我国经济运行受多重因素影响一波三折。当前经济恢复和回稳,但基础还不牢固。从外部看,2023年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出口增速放缓。从内部看,2023年我国经济有望总体回升,并保持相对温和的通胀水平。预计2023年我国经济增长将呈现前后低中间高的倒“U”形态势。

货币

2022年,我国新增贷款合计21.31万亿元,同比多增1.36万亿元,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进一步增强。后期伴随财政支出力度放缓等,M2增速虽有所回落,但仍维持在较高水平。近期央行强调,2023年货币政策“总量要够、结构要准”。2023年信贷“开门红”可期,一月份相对平稳、二月份边际恢复、三月份有望出现“信贷脉冲”。

投资

2023年,投资将在扩大内需中发挥重要作用。其中,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继续成为两大抓手。房地产市场在更强有力的政策推动下,有望在二季度后半段逐步走出“低谷”。

消费

2023年,国内需求将得到改善、就业环境好转、服务性消费加速修复、提振政策支持力度加大和低基数等一系列因素推动社会消费显著回升。

进出口

2022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42.07万亿元人民币,比2021年增长7.7%,规模再创历史新高。其中,出口增长10.5%,进口增长4.3%。进入2023年,对人民币汇率贬值和资本流动的冲击压力将会减弱。但外部需求走弱将拉低我国出口,加之2022年上半年我国出口高基数,2023年出口很可能出现较大幅度的负增长。

工业

2022年,中国工业经济总体回稳向好。预计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6%,其中制造业增加值增长3.1%左右;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28%,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工信部近期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加力振作工业经济的17条政策举措,2023将加大稳增长政策供给和落实力度。

国外经济
全球经济形势及展望
主要经济体宏观政策
主要经济体经济数据
美国GDP

2022年,美国一、二季度GDP环比连续两季度负增长,经济步入技术性衰退。美国通胀持续升温,“高烧”不退。为给通胀“降温”,美联储持续激进加息为全球经济复苏带来严重冲击。如果美联储继续实施紧缩政策,美国经济在2023年陷入衰退的可能性高达80%甚至更高。美国经济或从今年第一季度开始衰退,全年经济增速恐将为负值。

美国制造业PMI

2022年,美国ISM制造业指数连续下降。2022年12月,美国制造业PMI指数48.4%,数值创两年来新低,已经非常接近临界线48%,美国制造业面临持续的需求收缩压力。从工业生产来看,美国工业生产指数已出现放缓迹象。美民调显示,超六成美国制造商认为2023年美国经济将面临经济衰退。

欧元区GDP

2022年,欧元区经济表现好于预期,但危险信号并没有解除。受能源价格高企、家庭购买力下降、世界经济走弱和融资条件收紧等因素影响,欧元区经济将面临技术性衰退风险。进入2023年,欧盟国家经济活动仍在惯性减速,经济前景面临着巨大不确定性。欧洲央行预测,欧元区19个国家经济2022年平均增长率将为3.3%,2023年可能放缓至0.5%。

欧元区制造业PMI

2022年,欧元区主要国家制造业PMI不断下行,并持续维持在50%的荣枯线以下。2023年,地缘政治冲突叠加疫情影响给欧洲经济复苏带来较大不确定性,欧洲经济继续衰退的风险依然较大。特别是地缘政治冲突给欧洲带来的能源困境是当前欧洲各国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

日本GDP

2022年,日本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1.4%,达到3.14万亿美元。受日元汇率大幅贬值影响,日本2022年GDP或在4.2万亿美元左右,比去年下跌7400亿美元。2023年,日本经济前景可能依旧黯淡,主要是由出口下降和变得更加谨慎所推动的。日本政府预测,2023年日本实际GDP增长率为1.5%。

日本制造业PMI

2022年,日本制造业PMI继续回落。12月,日本工厂活动出现26个月来最大降幅,在全球经济放缓背景下,企业活动进一步下滑。由于海外需求下降,叠加亚洲的疫情构成进一步的下行风险,日本的制造业生产在未来几个月或将继续受到抑制。日本制造商预计业务状况将进一步下滑,未来产出分项指数跌至自2022年5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

钢铁产能置换